本報特約評論員黃晴
  美國媒體的這類“雙重標準”和語義學把戲,大體可歸因於一種意識形態偏執。這種偏執,和某些恐怖分子的精神結構,是同構狀態。
  昆明暴力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全球有良知的人都感同身受,紛紛譴責。國際組織和許多國家的政府也對濫殺無辜的暴力恐怖行為予以嚴厲譴責。
  昆明暴力恐怖襲擊事件的性質是非常清楚的:針對平民、無區別的殺戮。這是恐怖襲擊最基本的特征。
  然而,美國媒體在報道這一事件時,或意識形態掛帥,大玩語義學把戲,或選擇性的“失明”“失聰”,或有意識地淡化暴恐同情暴力。
  請看事實:CNN將這一事件中的恐怖分子打上引號,《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則將恐怖分子稱為“攻擊者”。而在一年前“倫敦砍殺事件”發生時,它們的新聞語言卻是“恐怖行為”,儘管倫敦事件和昆明事件相比,其危害程度差得很遠。在波士頓爆炸事件發生時,CNN等都用“恐怖”或“恐怖分子”定性,未加引號。
  美聯社選擇性引用受訪者的話,竟稱“應讓維吾爾人獨立”,有意將暴恐行為“政治化”以混淆視聽。
  美國媒體的這類“雙重標準”和語義學把戲,大體可歸因於一種意識形態偏執。這種偏執,和某些恐怖分子的精神結構,是同構狀態。事實是什麼不重要,關鍵是我信什麼。他們把一切都納入一種冷戰邏輯中,並以此決定“政治正確”。凡是傷害中國的事,不管如何傷天害理,都是“政治正確”,他們就要擁護,就要想些說辭、用些手法,混淆對事實的認定。
  事實上,西方自身,就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在“9·11事件”中,數以千計的平民死於非命,按理說,美國應對中國受到的傷害感同身受。遺憾的是,事實並非如此,意識形態偏執實在有強大的慣性。
  事實上,國際恐怖主義的發生和發展,都同美國有關。拉登是誰養大的?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它為了對抗蘇聯,對之大加培訓支持,最後,拉登這把野火燒倒了紐約世貿大廈。美國實在應該吸取這一教訓,對世界上的事持更為現實和客觀的態度,不要那麼意識形態掛帥。這麼一味偏執下去,火會燒到自己頭上的,這種情況是有前車之鑒的,“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  (原標題:反恐也玩語義學把戲西方是在玩火)
創作者介紹

wheels

za90zaii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